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关于举办余途闪小说作品网络研讨会的公告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网   发布者:阅读
热度281票  浏览1315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5月19日 15:12


  关于举办余途闪小说作品网络研讨会公告


  为了推进闪小说理论与批评方面的建设,深化对知名闪小说作家与作品的认识,促进闪小说作者间的交流,经中国闪小说学会研究决定,在闪小说作家论坛“理论赏评”版举办系列“闪小说作家作品网络研讨会”。每位推荐研讨的作家,提供20篇精选作品(作者照片与个人简介)供研讨。本次研讨会推出的闪小说作家是余途先生。
  欢迎朋友们踊跃参与研讨活动,形式不拘,可综论作家作品,也可就作者的一文或几文进行赏评。单独发帖,帖子标题前加“余途闪小说作品网络研讨会”字样。凡撰文参与研讨者,研讨会结束后,将寄作者签名书一本作为纪念。研讨会上提供的20篇作品(含照片与个人简介)和参与研讨的文章,将结集由《闪小说》杂志出版增刊《余途闪小说作品研讨会专辑》,同时,制作成电子专辑在网上发布。
  主持:梁闲泉
  助理:胖子、雨巷明月、冯丽琴、王有国
  时间:2015年5月18日——2015年6月18日。


  中国闪小说学会
  闪小说作家论坛
  2015年5月18日


  余途简介


  余途,1960年北京出生,本名陈唯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闪小说学会原副会长,现为顾问、名誉会长。汉语闪小说早期倡导者、实践者与推动者,坚持精短的闪小说创作风格。1980年开始写作,出版作品集《余途寓言》、《余途不多余》、《飘去桃花》、《心上荷灯》。参加主编《生命的沉思——北大中文论坛小说精选》、《当代世界华文闪小说精品文库》等。作品集《余途不多余》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五届金骆驼奖一等奖,作品《对历史的研究》获全国第九届金江寓言文学奖。作品在泰国、菲律宾、越南、印度尼西亚、美国等华文报纸刊载推介。


  余途闪小说二十题


                                    我的马


  我被击中了,从马背上跌下来,血一股股涌出。我的马刹住奔跑,站到我身边。
  我试图爬起来,抓到缰绳却没了向上的力气。我摸到了粘稠的血,再度趴倒。
  马向我低下了头。
  风卷起了身边的沙土。荒外能见到的只有我的马。
  我挣扎着想再抓缰绳,身子已不听使唤。
  我的马垂着头凝望着我,我抹了一把血拍向马屁股,用尽力气喊:“走吧!”它转身飞奔而去。
  风呼啸着压抑我的呼吸,沙土意欲掩埋我的身体。
  地在震动,那是我熟悉的节奏。
  我的马,是它带来了马队。


                                        


  《吻》是著名画家的一幅油画新作,初上展厅,吸引了大批参观者,人们试图从纯白的画面里找到的吻的痕迹,大都因为没有找到而失望。有人说吻在画里你想看到就能看到,找吻的人还是看不到。
  突然间,一个女子情不自禁地亲吻了这幅画,她樱桃般红润的唇印在了洁白的画布上。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迅速逮捕了这名女子。
  法院很快以“破坏艺术品”罪审判她。在法庭上她陈述道:“我也是画家,画布的纯粹和洁白让我身不由己献上一吻。”
  《吻》的画家为她出庭辩护说:“你们指控的嫌疑人作为《吻》的作者,完成了画作的最后一笔,《吻》至此完美无缺了。”
  亲吻画作的女子被当庭释放。
  在当年环球艺术奖颁奖礼上,画家和女子共同创作的《吻》获金奖。


                                   断颈老人


  老人戴着颈套被固定在病床上。年轻时戴过钢盔的他没想到年老戴上了坚硬的塑料箍,子弹都不曾射穿过他,现在他的颈椎被两根钢钉穿过固定着。止痛泵向他一动不动的身体滴注麻醉药。
  感觉神经麻痹了,可以转动的眼睛也麻痹着。床侧坐着雇来照顾他的女人。
  他的老伴去世了。
  没了老伴,两个人的床猛然变大了,他能去的地方却变小了。一个漆黑的夜,睡梦中他一头栽下床,摔断了连接头颅和身躯的脖子。
  梦中,老人想去帮老伴捡起失落的手帕。


                                               生命之门


  当我还不是我的时候,我被爱送进生命之门。
  我得到确定,是因为爱更眷顾我,在生命之门里我开始了心的跳动。
  门为我紧闭着,我仔细聆听门外的音乐,跟随着熟悉的呼吸手舞足蹈。当我轻轻叩响生命之门时,我已成为母亲最大的骄傲。
  门里的空间越来越小,我有些急不可待,却不知要打开这扇门是如此艰难。
  我屏住呼吸,等待门的开启。门外巨大的申吟声把我穿透。
  这是一扇古老而年轻的门,当她完全打开的时候,我嚎啕大哭。
  我知道,走出这门,就意味着永远不能再回头。

                                                   三杯水


  她的女朋友今天第一次成为我们家的客人。我特地把房间整理了一下,一双没洗过的袜子被我藏在枕头底下,卫生间的镜子也擦亮了。
  我还特地买了水果和饮料,把从没有用过的水晶杯拿出来摆了三个在桌子上。
  房间里开始流动古琴。我们两人第一次单独在一起时听的就是这个音乐。
  我们站在门口迎接她。
  一进门她就惊讶似地说:“好温馨好香呀!”
  “他特地为你喷的香水呢!”
  我知道我脸红了。
  我们陪她参观,从明亮的镜子里我看到了她明亮的眼睛。
  “他喜欢睡高枕头,我就不喜欢。”
  我拉住她揪枕头的手说:“外面喝水吧。”
  她拿了一杯给她,又拿了一杯给我,空着一个杯子。
  我说:“你的呢?那不是有三个杯子吗?”
  她说:“我们俩谁跟谁呀,你喝完我用你的喝。”
  她们笑了,那第三只水晶杯盛满了古琴曲。


                                         剪子


  我拿着剪子敲开邻居家的门,开门的女子和我以前见到的不是一个人。
  你找谁?
  我来还剪子。
  我们家没有这样的剪子。
  我是从你们家借的,很久了。
  她搬走了。
  搬哪儿去了?
  不知道。
  那这把剪子怎么还呀?
  非得还呀?
  剪子不能放在我这儿。
  我活动着剪子把,她看着我手里的剪子。
  那放我这吧。
  我把剪子递给她。
  过了很多日子,她又把剪子还我,告诉我剪子的主人说剪子不要了。
  我关上门,身后留着她的声音:“剪子是她先生送她的,他们分开了,剪子没用了。”


                                             飘去桃花


  正是桃花开的季节,母亲说二姐病重,晚期的癌让年轻的她脱了相。
  我听着流泪。这些天我都会路过粉色桃花,她应该是那样的颜色。
  我有点怕。
  你说我去看她吗?
  你就不要去了。让她的美好形象永远留在你的记忆里,像那桃花。
  夜风吹落了桃花的瓣。
  梦里,都是她桃花样的笑脸。
  我还是想去看她。
  我想她。
  那你就去吧。让她留住你美丽的样子。
  我去了,带着一支桃花。
  她艰难地在无色的嘴角现出笑容,我把我的微笑吻向她的脸颊,姊妹胸前的桃花向上飘去。


                                          阳光下的绑架


  日的余辉总能照在男孩的头上,他被接进宝马时,太阳刚好落山。
  这天,宝马的主人没接到孩子,却接到拿钱换孩子的电话。天色已暗,太阳去照顾另一半球。警察和孩子家人的神经被刺激着度过一个见不到太阳的夜。
  清晨,孩子出现在家门口,初升的日头让他的头发亮着金色。人们惊愕门外的阳光,更不懂孩子怎么会举着绑架者给的二十元钱。
  一个阴天,绑架者被捕了。
  一个雨天,绑架者被判了刑。
  绑架者告诉法官,孩子的眼神让我下不了手。
  日又复出。


                                                山里的小屋


  他不想在家呆着了。他对妻子说要一人去山里住些日子,写点东西。
  山里的小屋是他和她没成家时常去的地方。他感叹过,在山里他遇到了很多灵感,尤其是对女人的体味发现与挖掘多写进了作品。
  由于书销得好,书商不断找上门约稿,他在家里写了一些,拿出去人家说太多重复过去的痕迹,书稿遭退,他有点郁闷。
  初春,他独自游弋在山间每一个熟悉的地方。山里的小屋显得有些空旷。
  深夜,小屋的木门吱吱响着被推开。
  两对目光凝视着。
  她来了。

                                                  死刑

  妻子说:“谁说肝癌就是死刑啊!”
  “至少是个死缓。”他笑着说,妻子哭着。
  他在等待合适的供体,只有换肝才可能保住他的命。
  供体常在死刑犯被执行的时刻取得。妻子追问着每一个可以得来消息的电话。
  每天他都在等消息。世界小得像一个牢房。
  “被判死缓的犯人首次超过死刑的犯人。”听过广播,他仿佛被判了死刑。
  妻子宽慰他说:“那也还有死刑呢。”
  又传来消息:“联合国将废除死刑。”这下他真的被判了死刑。
  妻子说那不是真的。这回妻子笑着他哭着。


                                             红墙少女


  她只要出家门必然经过那片红墙。
  太阳照在红墙上,红墙变成白色,人的影子栽到了墙角。她一动不动,让红墙认识到她的存在。
  最好的天气是没有太阳的阴天,红墙是红墙,她是她。这时的红色最接近本质的红。她的心最接近平和。
  夜晚路灯改变着红墙的厚度,色彩变浓重,她的影子因为灯而真实。
  随着少女的移动,红墙上她的影子显出她成熟的轮廓,少女回首望见,羞涩地撩开飘逸的黑发。
  红墙褪下了斑驳的墙皮。


                                              阿Q子孙


  邻家娃以大公鸡斗小鸡,小鸡被大公鸡咬得周身鲜血淋漓,娃在一旁大笑不止,高呼:“咬,狠狠地咬,给我好好地出口气!”
  余途不解,上前问娃要出什么气。娃说:“他家老大揍过我一耳光,可他忘了我家鸡比他家的厉害,我是报仇哩!”
  余途看这娃好像眼熟,便问:“你认识阿Q吗?”娃说认识。余途又问:“那你是读过阿Q了?”
  娃反问:“你是说鲁迅的小说,还是我家的家史?”


                                           破了的短裤


  短裤破了一个洞,被妻子发现了,她说帮我补上,我说破了就破了吧,补它干嘛。她说穿破的多不合适,我说这条破短裤穿着挺舒服。
  这两天,餐桌上突然多了肉。平时我喊胃亏肉,就会有肉吃。这回还没喊,肉就上桌了。
  早起床,那破短裤我没找到,问了一句,没得回答,因为急着出门,便抓了另一条穿上。
  妻子要我早点回家吃饭,别总那么晚。
  我还是没早回家。夜里悄悄进门,看见妻子还在灯底下缝东西。等我脱下外衣,她对我说:“破短裤我补好了。”


                                                  我身边的女人


  飞机晚点了。
  原本零点起飞改在凌晨3点。
  她问我身边的座位有人吗?我下意识说没人。
  可那原本是妻子坐的地方,她去买水。
  她坐下了。
  妻子回来,我说你坐,她说连座位都看不住,拿着水去别的地方找座了。
  我身边的女子无辜地看着我,有点可怜。
  我又坐下。
  夜深了。坐着的人因守望中的困顿半睁半合着眼睛。她的头瞬间倒向我的肩并顺势依靠着。我顷刻惊醒,本—能地四下张望,找我的妻。
  妻在不远处对着我们,眼睛半睁半合。
  她的头靠着我,我不敢动。


                                             我的右手


  你愿意当小说读就当是小说吧,但是我告诉你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我曾在国家部委工作,远嫁异域后,就想用我熟悉各国经济需求的便利做些生意。很快我做成了几笔跨国买卖,这让我好得意。
  一个温暖的夏日,国内高级代表团来访,其中有大的经济合作项目需要洽谈,大使馆邀我参与。又有机会为国做事,我极兴奋。
  在异国他乡接受国家官员的接见,我特激动,犹豫中我伸出右手,他微笑着看了看,没有握。
  我放下手,嗫嚅着:“您……好。”
  不远处,他的随从人员说:“怎么让这样的人来这儿给中国人丢人现眼!”
  我听见了。之后我被请出这个项目。
  我的右手缩进了袖口。
  我不甘心,带着我熟悉的业务来到当地的一家大公司,公司老板握住我伸过去的右手说:“冲你勇敢地伸出你的手,这个生意就和你做了!”这声音真真切切。
  我生下来,右手就只有两个手指。
  我怨过我的右手,我也感谢我的右手。


                                            耳朵


  耳朵没声了我才知道耳朵有用。
  我给领导看门,看了六年。进领导门的人越来越多,出领导门的人也越来越多。领导屋里一般没声,偶尔有声。有时领导大笑,有时大吼,有时进去的人大哭,有时大叫。领导问我听见什么了,我说外面什么也听不见。
  这两天常有个女子进出领导的门,其实我什么都没听,领导总问我听到了吗,我想领导是在考验我。
  正月十五,领导放假,我还是看门。
  满城都是烟花爆竹。
  我正看得听得满心欢喜,头上一声炸响,我就倒地了。事后有人帮我擦了血,比划说是爆竹崩的,我脑袋嗡嗡响,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领导问我,听得见吗?
  我说:“真的听不见了。”
  领导的秘书写给我说:“耳朵可是有用呀!”
  我这回知道了。


                                        城市的墓碑


  你说那个城市是不是特别乱,是,连我这样的小伙子都敢抢。
  春天那地方下午总是下雨,差不多天天下两个小时。不过到处可以买到雨伞,几乎每个小店不管是卖什么东西的都有雨伞卖。
  那天下午我正走在路上,一辆摩托车开过来,坐在后座上的人猛地拽走了我身上的挎包,这个力量太大,我一下飞了出去,趴倒在路边的花墙上。花被我压倒了一片。
  这个我见的多了,没想到让我碰上。
  你问丢了什么东西?那包里装的是我准备吓唬女孩用的老鼠。
  妈的,又下雨了。
  花木扎破的皮肉淋上雨,生疼。
  想买把伞,钱没了。
  红色跑车飞驰而过,溅起的水比雨还大,那是找我骂的。
  过了两天,我收到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着一个小墓碑和一张纸条,碑上写着“老鼠之墓”,条上说:我给你的老鼠找了一个墓地,用的是你钱包里的钱,每年要去交使用费,你别忘了。留的是你身份证上的地址。


                                夜的表面是黑色


  就在司机给我出票的时候,一个彪形大汉已经坐进副驾,等在车外的还有两个竖着头发的人。
  入夜的寒风灌进我推开的门。
  司机惶恐回头张望的眼神,让我不忍心下车。
  “走吗?”
  这是我上车前问的。现在被一口酒气吹出来砸在他脸上,盯着他的人面无表情
  “走。”发抖的声音和说给我的不一样。
  “谢谢你给我指的道!”
  我到的地方是市中心,他竟不认识。
  “我第一天开出租。岁数大了,不记道。”
  “那么大岁数还拼什么呀?”我说。
  “家农村的,俩老人要养,俩孩子读书要钱。刚儿子发短信说我要注意身体,干差不多就行了。我看了直心酸。”
  车久久没有动。
  他真的谢我给他指路到这里吗?
  车向城市边缘驶去。夜很黑。


                                           失魂


  有两把漂亮的椅子摆在女孩面前,两把椅子女孩都想要。
  她问老人:“我怎么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呢?”
  老人很奇怪,问清了女孩的想法后说:“你一定想得到答案,因为你非常想同时坐两把椅子。但是没有合适的办法。”
  女孩依然不放弃,老人说:“当然,孩子,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按照我的话试试,你把自己的灵魂拿出来放在一把椅子上,而你的身体依旧坐着另一把椅子。”
  女孩子慌忙问:“那哪一个是我呀?”
  老人告诉她:“你的要求满足以后,你就不存在了。”

                                            铁轨深处


  嫁到京城两年我还没有回过家。虽然坐火车三个小时就能到省城再坐汽车到家也超不过五个小时,我总是自己找理由搪塞爸妈。
  树叶快掉光的一天,接到老爸的电话,让我到北京南站去接他,我又惊又喜。老爸从没来过北京,怎么说来就来了呢。
  下了地铁,站在月台上,望着空旷的铁轨深处,呼出的哈气让我感觉天是凉的脸是热的。
  老爸老了,眼神却亮了。
  我拉着老爸的手往站外走。他停下,把手里的提袋交到我手里,说:“你妈妈酱的牛肉,让我给你送来。我就不出车站了,坐下趟车就家回。过两天是你生日,肉还放得住。”
  我的眼泪水随着铁轨走了。


  邮箱:
yutuyuyan@126.com
  QQ446722518
  手机:13911690959
  通讯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0号紫荆豪庭A座18层陈唯斌
  邮编:100026
  

TAG: 公告 网络 小说 研讨会
顶:40 踩:38
【已经有96人表态】
19票
经典
17票
精品
14票
佳作
9票
9票
还好
16票
一般
12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闪小说阅读网IANA网友 [余途]
2015-05-20 15:38:36
谢谢主持人!欢迎大家批评指教!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