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欧洲闪小说28赏评】瑞典5《走出悲伤……》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付秋菊
热度318票  浏览11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5月04日 14:26

 走出悲伤……——读瑞典尤埃拉•贝里闪小说《父亲的葬礼》


                                              付秋菊

 
  觉得这篇文章有点乱,首先涉及的人物不少,看标题很好理解,可内容就不那样容易了,文中的“他”和“她”,“约约瑟夫”和“米娅”,“爸爸”和“妈妈”;其次是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搞得很模糊,让读者搞不清到底谁是谁?
  实话说:我是翻来覆去了读了十遍也得多,之后才想明白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的。
  “他”和“她”,其实就是“约瑟夫”和“米娅”,而文中的爸爸妈妈只是约瑟夫的父母,他们与米娅没关系,因为米娅应该是约瑟夫的女朋友,还有就是约瑟夫的妈妈先死,之后才是爸爸,尽管爸爸什么都不特别擅长,但他却是被妈妈留下来的那个人……
  这回是不是清楚了呢!?呵,要读懂这篇文章还真是很费劲。
  《父亲的葬礼》说:在父亲的葬礼上,约瑟夫没哭,而米娅却哭了,米娅原本以为约瑟夫会哭,所以为他准备了一大包纸巾。但约瑟夫没哭,并不等于他不悲伤,其实他伤心得甚至想自杀,因为在两周前的那个下午,米娅在那薄荷绿的被子下面找到了穿戴得整整齐齐的约瑟夫。那时他也没有哭。但觉得这是约瑟夫想自杀,所以在这个事情之后,米娅怕约瑟夫还做傻事,于是“她让他坐上了她工作的那列火车,如果让他一个人待着,她不放心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明了吧,就是约瑟夫的父母都没了,他很伤心,他的女友米娅不放心,在葬礼之后一直陪伴着他,希望他能尽快走出悲伤,走出那个阴影……
  在自己的亲人失去后,要走出悲伤的话,那其实也不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因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只有经历了才知道要做到真的很不容易:
  我的父亲前天(即阴历的二零一五年的三月初八)就去世整一百天了,其实最近一段时间来,我一直在努力地遗忘中,希望父亲去世的这件事能在我心中尽快的淡化,毕竟那种痛很刻骨铭心,甚至让人没了生活的动力,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种事情由不得我们,去了的毕竟去了,他们已不像从前那样再对我们管这管那,但我们活着的人还的继续活下去,我们不能因为没了他们的存在就不活了,所以我也想走出悲伤,但那种失去亲人的悲伤却时时都存在并笼罩着我:
  生活中,我会想起父亲为我做过的点点滴滴:一句话的欢乐中有他;一个错误的纠正曾经是他;一件事的对策中,他的建议最可取……总之,事事都离不开他,如果今天我有做了一件高兴的事后,无意之中,就会想起父亲也露出的开心的笑容,可随后的思索就会暗淡,因为这时才想起,父亲已经不在了,接下来带给我的仍然是悲伤!
  建议别人的时候很容易,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了:那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因为说是说做是做,毕竟做不是说,说也不是做。
  走出悲伤,这也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来一直在努力做好的事情……
  
                                                                                       2015-4-28-9-54


  附原文


                                              父亲的葬礼


                                               尤埃拉•贝里


  葬礼上,他没有哭,但是她哭了。
  这是一段还没有染上悲伤颜色的时光。桦树那像薄荷一样绿的叶子很配他被子的颜色,春天在他的鼻子里挠痒痒。这不是约瑟夫所想象的春天,但是他没有哭。
  他把他们坐下时她给他的那包纸巾递给她。
  “谢谢。”她小声说,抽了一张,把剩下的还给他。
  他摇了摇头。
  “你拿着吧。”
  米娅也认识他。他也许不是最好的爸爸,他也许什么都不特别擅长,但他却是留下来的那一个。她也曾对他大喊大叫,既当着他的面,也在他背后,但是今天,思念却在眼角燃烧。
  她想着两周前的那个下午,她在那薄荷绿的被子下面找到了穿戴得整整齐齐的约瑟夫。那时他也没有哭。
  她让他坐上了她工作的那列火车,如果让他一个人待着,她不放心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也许会走出驾驶室,手里拿着收音机,跳到带电的铁轨上。当收音机撞到火车侧面的时候,扩音器里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然后他在这个世界上将再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而现在,他可以安安静静地坐在她身后,在那里哭泣,待上好几个小时。每到一站,她都会紧紧地拥抱他一下。
  葬礼结束后,他站了起来,把一台录音机放在新立的墓碑上面。米娅帮他选了字体。黑色的、镌刻的字母,深灰色的花岗岩上配着蓝宝石,父亲的名字上方有一颗星星。
  一个沙哑的法国女声从便携式音箱里流淌了出来。Lafilledejoieestbelle,aucoindelarueLabas。一首讲述妓女的歌,这个妓女被孤独地抛弃了,她只想尖叫、唱歌、让音乐停止,她压根儿不想跳舞。而他把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另一只手直直地伸了出去。然后他闭上眼睛,跟空气跳起了舞。
  过了一会儿,他把手伸到她面前,她接住了。他们在父亲的墓地里跳舞,米娅把她的脸贴在约瑟夫的胸膛上。
  尽管他们是在墓地里跳舞,但这样父亲也能跟他待上一会儿。他也许对任何事情都不是特别擅长,尤其不擅长当父亲,但他毕竟是留下来的那一个。那个在客厅的地毯上跟空气里的女人跳华尔兹,并用糟糕的法语唱伊迪丝•琵雅芙的人,而那时,真正的妈妈已经不在了,已经没有人跟他跳舞了。
  “你太年轻了,这么早就失去了父母。”她说着,把鼻子埋进了他的气息中。
  他什么都没有回答。
  

顶:36 踩:44
【已经有96人表态】
32票
经典
12票
精品
12票
佳作
8票
8票
还好
13票
一般
11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