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欧洲闪小说28赏评】瑞典4《痛心的职业》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付秋菊
热度343票  浏览121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5月01日 12:56

    痛心的职业——读瑞典耶西卡•索兰德闪小说《等待悲伤》


                                            付秋菊
    
  临终关怀,这是一个痛心的职业;知道这个职业和词组还是在最近,开初我还以为是个新词组,其实这是我孤陋寡闻了。因为它已存在二十多年了。
  所谓“临终关怀”,顾名思义就是对人类或者动物临死前的照顾和关心。但这个临终关怀,又是怎么一个关怀法呢?在电视剧《长大》中,江城仁华医院有七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医学院实习生,其中来自农村的刘志光,因为迟钝不适合做外科手术,所以在实习一段时间后被淘汰,最后在导师的建议和帮助下去做了临终关怀的心理导师。
  那么为什么刘志光的实习导师要让他去选择“临终关怀”这个职业呢?
  因为临终关怀,其实就是去陪那些临死的人度过最后的仅有时光,这需要耐心,还需要的善良和医生的责任心。刘志光本身来自农村,家庭不富裕,而且他自己曾经就是唇腭裂的重症患者,因为是仁华的老院长让他成为正常的孩子,所以他励志要成为像老院长一样优秀的外科大夫……
  但是,对于这个临终关怀,我是一直都想不透,怎么个关怀法?!如果说,病人本身就是糊涂的还好,起码他不知道死与活的区别,但如果病人的思想是清晰的,那么怎么去关怀?难道就说:你就安心的死吧!你得的是不治之症,是好不了的!别说人类不愿意面对死亡,就是愿意,他们能甘心吗?或者说:没事,等你死了、去了另一个世界,就没了病痛!这不是扯吗?是迷信不说,还是明明白白的骗人,谁不知道没有什么所谓的那个世界……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痛心的职业,因为要面对的,就和来自是瑞典的闪小说《等待悲伤》一样,是在等待病者死后的悲伤。
  看闪小说《等待悲伤》,这是我第二看见这个“临终关怀”的词组,这篇闪小说描写的就是拥有临终关怀的人,在关怀病重的“她”时的所想所做:
  “她”是一个癌症患者,癌细胞已全部扩散,医生已无回天之术,“她”只有了微弱呼吸,很浅,好像不愿意吵醒自己一样,来临终关怀医院已经两个月,所有的医生、护士、工作人员都整日整日陪在“她”的旁边,但文中的“我”也和写评论的我一样,“无法准确地描写出那种感觉,就是知道她将再也不能从这里回去的那种感觉。”文中的“我们”还不知道“该如何向别人解释,他们正在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已经轮流看护了四个星期。为她守夜。照顾她。每次离开她的身边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还能给她什么?我们还能说什么,好让气氛轻松一点?”
  无奈吧!只有无奈,因为等待所有医生、护士、工作人员和“她”的,就只剩下最后的悲伤了!
  不可否认,“临终关怀”,这就是一个痛心的职业!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职业出现呢!看网络解释说:临终关怀是近代医学领域中新兴的一门边缘性交叉学科,是社会的需求和人类文明发展的标志。也是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它是一项符合人类利益的崇高事业,还对人类社会的进步具有重要的意义……
  呵,不管有什么重要意义,我都觉得这个职业是痛心的,是无可奈何的,可又是当今这个社会所必须的……
  
                                                                                          2015-4-27-08-30


  附原文


                                              等待悲伤


                                        耶西卡•索兰德


  雪静静地铺在地上,闪闪发亮。只有当雪是新落下的,而月光如此强烈的时候,它才会这样。仿佛亿万颗钻石一般。
  她的呼吸很微弱。很不规则。很浅。就好像她不愿把自己吵醒一样。她时不时地发出申银。很可怕,很恐怖的申银。妈妈说,那是恶魔在离开她的身体。
  这个房间很特别。她在这家临终关怀医院里已经待了两个月了。他们说,当人们来到这里后,就再也出不去了。这是最后一站。真的让人难以相信,她在这里过得这么好;医生、护士、工作人员整日整夜都在旁边。大家都是那么友善、柔和、悉心周到。一切都是为了她能好起来。
  我无法准确地描写出那种感觉,就是知道她将再也不能从这里回去的那种感觉。她在这里。她活着。但是她的生命却留不住了。没有了火花。没有了活力。只有缓慢的呼吸,以及很弱、很弱的申银声。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没有睁眼看。只是时不时地动一下手指。
  我们该如何向别人解释,他们正在结束自己的生命?该如何解释,癌症已经扩散到了那么多地方,已经清除不掉了?又该如何解释,癌症正从里到外地吞噬着你?尽管我们已经尽力了。吃了、试了、订了所有在网上能够找到的偏方。中国的、阿拉伯的、欧美的,每一种可能让她好起来的方法都试了,无论这些偏方来自什么人。尝试了之前医院给的所有静脉液体和针剂。真的没有办法把它清除掉吗?
  我们已经轮流看护了四个星期。为她守夜。照顾她。每次离开她的身边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还能给她什么?我们还能说什么,好让气氛轻松一点?每一天,那么多的家庭,都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可尽管如此,我们自己的悲伤,似乎才是最强烈的。
  我们抓着她的手。就像这么多天里我们一直做的那样。不离开她的身边。心里充满了无力的等待,等待某种我们不愿发生的事情。突然,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攒了一股力量。那口气缓缓地从她身体里泄了出来。她离开了我们。
  很难知道,在这之前与在这之后——当悲伤与想念、与已经释然的希望混杂在一起的时候——哪一种悲伤来得更加强烈。然而在此刻,在此地,唯有悲伤存在。
  

顶:40 踩:40
【已经有110人表态】
28票
经典
16票
精品
17票
佳作
10票
13票
还好
12票
一般
1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