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理论 >> 理论赏评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无法抵达的 “真相”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许国江
热度375票  浏览104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11月07日 13:57

                  无法抵达的“真相”——读许国江闪小说《举报》

                                                    庄晓明

  举报人老马为了向上级主管部门举报单位领导收受贿赂,徇私作弊的真相,硬着头皮,来到高高挂着的举报箱下面。谁知他的手刚刚触到箱子,箱子便从高处落下,并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举报人的头上,头破血流……这是许国江先生的闪小说《举报》中堪称经典性的一幕场景。显然,这只举报箱颇具聊斋色彩的行为,不是恰巧二字所能解释的,它隐喻着某种宿命和无奈。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被某种事物的偶然击中,相信每个人都会有着自己的体验,如果不是“头破血流”的话,或许事后还会有着会意的一笑。但如果被《举报》这篇闪小说中的举报箱击中,则事件就非同一般了。因为这个举报箱,是芸芸众生“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或向世界阐诉“真相”的唯一渠道。它的功能,从大处说,可以埋没一个社会,使其陷入虚妄之中。而对于这个社会的一个小人物——举报人老马而言,举报箱的砸落,则意味着切断了他的攀升之路,而陷入日后几乎看不见尽头的沉沦。这不能不算是一个悲剧,尤其对于这个社会中无数随波逐流着却又有所不甘的灰色的小人物。所以,大概无人能准确地测出这只“举报箱”的重量。
  虽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只“举报箱”的砸落,亦不能属于明智的行为,因为它悬得高,所以也就更醒目地露出了它后面日常隐藏着的潮湿腐烂的影子,依旧贴挂在墙上,乱爬着几只见不得阳光的小虫……但无论如何,最首先直接的威胁,仍是面向着箱子下面走动的人群,相信读完这篇微型小说读者都会有头皮发紧、发麻的感觉,甚而会试图用手寻找某处隐潜的肿瘤。既然每个人的头顶都宿命地悬挂着这样的一个箱子,那么,这个社会的下层生存者就似乎有必要来研究一下这只箱子的可能动态,以求得某种防身经验:
  第一种情况,墙壁确实已风蚀老化,已寻不到一处坚实的地方,来固定这样一只举报箱,而这只箱子实际上亦已不能承载哪怕一毫克的真相。就是说,这只箱子已到了必须坠落的时刻,而举报人仍出于某种迷信,固执地走向它,结果,历史性地相逢于它的坠落时刻。
  第二种情况,举报箱本身其实只是某种象征,或宫廷装饰,是醒目地表演给别人看的,并以此证明,它所附着的这堵墙仍真实,坚实,牢固,有足够的理由万寿无疆地存在下去。而老马老眼昏花地居然把电视银屏上的幻景当做实在,崂山道士一般地欲钻进去,其结果自然可知。
  第三种情况,就是这只公开声明欲传达事物真相的“举报箱”,根本就不是一只举报箱,而是过去某种铁锤之类的工具,迫于形势的需要,而变戏法一般地裹了一层“举报箱”的衣袍,以示其正在向真理进步。但老马不识抬举地以主人身份向它走去,自然使它恼怒,而出其本性地从高处砸老马一下,以促其醒悟。
  最后,或许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老马和读者都错了,把这只举报箱看着是真相的媒介,通道,是把它看的太重要,太严重了。它充其意味可能只是某种游戏,某种大智慧的游戏,老马没有这种大智慧,却不知轻重地想参与进去,自然会严遭拒绝。而即使日后老马终于弄懂了这游戏中的一些规则,奥密,他也将发现,他所欲发出的真相,到达的却是箱子后面的一个曲径交叉的迷宫,并在其中扭曲,变形,膨胀,或压缩,经历了不下于造纸的一道道工序,最后制成了某位权力手中的一张牌——而老马仍将是一个在一边观望的小人物。真实的状况是,真相既无法抵达,亦无处可抵达。


  附原文


                                              举报


                                            许国江


  去年评职称时,领导找老马谈话,说是粥少僧多,指标有限,要老马让一让,明年一定让他上。老马虽有意见,但是,既然领导这样跟他协商,而且又作了许诺,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今年又评职称了,老马心里充满希望。然而,没有想到他的申报材料却又被领导卡了下来。老马找领导理论,领导不理不睬。老马想,对照职称评定标准,他的硬件、软件不比单位任何人差,他唯一不如别人的是事先没给领导送个红包。老马觉得领导欺人太甚,他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决定写份材料,向主管局揭发领导收受贿赂,徇私作弊的违法乱纪行为,为自已讨回一个公道。
  老马满怀愤懑和不平,来到主管局,走进大楼门厅,不知为什么,老马竟然有些犹豫了。尽管他写的材料有根有据,没有一句不实之词,但他觉得把这份材料直接交到局长手上,面对面,似乎有些不够妥当。正当他踌躇徘徊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厅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只举报箱。他想,何不把这材料投进举报箱?这样做或许还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主意已定,他就取出他考虑了多时,酝酿了很久,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写成的举报材料。老马举目张望,四顾无人,便小心翼翼地把材料往箱子里投。他的手刚刚碰到箱子,箱子竟从墙上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恰巧砸在老马的头上。
  原来这举报箱一直没有使用过,挂箱子的铁钉早已锈蚀,不堪重负。
  老马哎哟一声惊叫,顿时头破血流,他本能地用那份举报材料,按住了伤口。瞬间,鲜血就将它洇湿、染红。
  

顶:42 踩:59
【已经有116人表态】
30票
经典
11票
精品
14票
佳作
17票
18票
还好
13票
一般
13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