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半卷书同题赛赏评】七色十八岁——读王伟闪小说《孝》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付秋菊
热度364票  浏览89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10月26日 08:55

记得有个电视连续剧叫着《十八岁的天空》,剧情讲述的是一伙十八岁的少男少女们在校园里学习的故事,因为他们各自的性格、家庭条件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十八岁不同的人物。这电视剧好像已经有些年头了,它的主题是讲校园教学的改革。
  如今校园里的十八岁,似乎跟那个年代又有区别了。
  应该肯定,现在的孩子们是幸福的,不仅人人都有学上,而且条件还很优越,但是越是有了这样的环境,孩子们却不好好学习了,感觉有半数以上的孩子都在混学,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学习,大部分都是在为家长,为社会等不得已的上学。什么好不好?什么孝不孝,在他们幼稚而又叛逆的心中,这些都与他们无关……
  但如果要把眼光放回到从前,那那时的十八岁时光就没有这么精彩了,前段在网络看见了一篇文章,说的是朱镕基总理的青少年时光,朱总理父母早亡,他由伯父抚养,应该说朱总理的伯父是一个很高尚的人,别说那是一个贫穷的年代,就是放在如今,伯父伯母也没有那么大气,文章说朱总理一直在外求学,并学习优异,相信朱总理的十八岁相比王伟老师的闪小说《孝》中的人物小更,在那个年代应该也还不是太灰色的。
  在“半卷书海内外闪小说同题赛”第二季度的大赛中,获得银奖的闪小说《孝》,故事讲述的是:
  瞎子老更病危了,可他还在一直在念叨失踪了五十年的十八岁儿子小更,人们都安慰他:说那是一个不孝子,要回来早回来了,现在也别指望他了。是啊!老更也埋怨儿子说:“更儿啊,本来我的眼就不好,你那一拳把爹打晕塞进锅膛里,还倒满柴灰,坐上铁锅,从那后,爹就瞎了一只眼……”
  “那次无由头的挨打,在老更心里一直是个谜,五十年过去了,这个谜一直泡着。”
  听见前面那句话以后,人们愤怒了,还向老更保证:“如果哪天他要回来了,我们大家伙把他挷到树上打,替您老出出这口恶气!”
  还好,就在老更最后的弥留之时,有了小更的消息。
  十八岁啊!那时的小更也只有十八岁啊!他不仅不能像现在的孩子一样去上学读书,而且还没国民党抓了壮丁,开始了他五十年离家的他乡军旅生涯,并死在了瞎子父亲之前。原来小更打父亲老更,并让他变成了瞎子,那是在保护父亲,在孝敬父亲,因为他看见了抓壮丁的官兵…….
  十八岁,不同年代、不同命运、不同人物,组成了我们世界上七色的十八岁。
  关于同题赛,真的难为我们的作家们了,同样的标题,不一样的内容,可以说作家们是搜肠刮肚,都在寻找自己心中关于那个“孝”字的亮点,同时呢!也不能千篇一律了,这真的是难啊,但是,这个同题赛也有好处,他虽然是挤兑了人们的思维,却也挖掘了人们心中的典藏,看王伟老师的这篇闪小说《孝》,写的是五六十年代的故事,而得金奖的一铳补全功的《孝》,却写的是三四十年代的故事……
  十八岁的岁月,我们都有过,伤感小更的十八岁,同时也提醒我们要记住那历史,那个贫穷的过去,来珍惜我们现在幸福的生活,以及更七彩的十八岁岁月。
  祝福王老师获得同季度赛大奖。


                                                                                                           2014-10-26


  附原文


                                        


                                      王伟


  瞎子老更病危的时候,还在念叨儿子小更。小更是在十八岁那年突然失踪的,至今没有一丁点儿消息。
  老更,到这节骨眼儿了,别等了,小更压根就没想着为你尽孝,他心里要有你,早该回来了!
  我想等他回来扛灵幡哩,老更还挣扎着最后的奢望。
  没有他,我们一样为您老送终的。有人劝着老更,开始给老更穿寿衣……
  半月过去了,老更还是拧着身子不闭眼,人们只得又把寿衣脱掉。
  那天,老更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从怀里掏出小更的照片,那是小更跟着师傅学武术时一张泛黄的照片。
  更儿啊,本来我的眼就不好,你那一拳把爹打晕塞进锅膛里,还倒满柴灰,坐上铁锅,从那后,爹就瞎了一只眼,你知道吗?老更的话恨里缠着爱,爱里拌着恨。那次无由头的挨打,在老更心里一直是个谜,五十年过去了,这个谜一直泡着。
  啥?自已爹都敢打?杀人不过头点地,老更啊!这样的儿你还等,犯得着吗?从那天起,他就不是你的儿子了!他是畜生!如果哪天他要回来了,我们大家伙把他挷到树上打,替您老出出这口恶气!人们知道老更这是回光返照,连忙又给老更穿寿衣。
  弥留的时候,老更接到一封信,是从台湾寄来的。
  亲爱的爹:
  ……那天我击中您的大穴,把您打晕塞进锅膛里。因为,那一刻,我看到拉壮丁的人快走到咱家了,您是一家之主,咱家不能没有您啊……爹,我不能为您尽孝了,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在人世。不过您老放心,总有一天,您的孙子会回去代我尽孝的,您的孙子小名叫台湾……


  (半卷书海内外闪小说同题赛第二季度银奖)

顶:34 踩:56
【已经有128人表态】
27票
经典
12票
精品
15票
佳作
10票
20票
还好
20票
一般
2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