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半卷书同题赛赏评】特殊年代的痛——读一铳补全功闪小说《孝》付秋菊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付秋菊
热度391票  浏览111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10月25日 08:56

  
  那个特殊的年代,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一旦听见有人提及的话,我也就总会穷追不舍,想去了解那段历史的真相,因为那些给我家的伤害还是不小的。
  首先我的父亲是臭老九、是右派(这个我不清楚哪个在前哪个在后),潇洒英俊又特别帅气的父亲,那时还只是一个小青年(教师),不知道怎么就在大街上被人(不知是红卫兵还是什么革命派)捅了几刀,躺在大街上没人敢去救,应该是在下午吧!之后,伴随着夜晚,父亲才被一个同事救走,偷偷去到了他乡下的家……
  关于这段历史,父亲从来没有给我讲述过,就算是问起,也是闭口不言,不会提及半个字,和他同样遭遇的人,虽然没有他的受害程度深,但在我记事的时候就已经是校长,教育局长了——有一次偶然听见,父亲在和特别要好的同事说:他升局长了,应该的,大革命的时候,他在大街上被抬起来锺对窝(方言,就是两个人抬起第三个人,一个抓住脚,一个抱着第三人的两个咯吱窝,把屁股往地下砸),受迫害不浅。而我的父亲受的迫害应该还比那个局长多,但直到退休,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其原因就出现了第二个。
  其次我的奶奶是地主,不仅仅影响了父亲的升职,而且母亲极受牵连,因为奶奶年事已高,斗地主的年代都是由母亲去代替,没少挨了打……
  所以那段历史我是极度恨,也更想了解!
  获得了“半卷书海内外闪小说同题赛”第二季度金奖的文章《孝》,是网名叫着一铳补全功的老师所作的,闪小说所讲述的故事,应该离那段历史不远。故事说的是:
  革命儿子队长为了革命,举报父亲在屋后种了红薯,“红薯被没收后,父亲吃了好长时间野菜煮玉米糊。”而另“一位向来胆小的落后分子”小麻却在批斗会上一反常态,“也冲到斗争台上,扇了麻子两个嘴巴,几乎把麻子扇下台来。”要与叫麻子的“反革命”父亲划清界限。
  会后,队长害怕反动老子和革命儿子在家里也斗争,出了人命,于是,就前去观看,谁知屋里的革命儿子却在给反动老子“疗伤”,还将自己“革命”来的白米饭给反动老子吃,那是在孝敬父亲……
  这个地方似乎有些难理解。其实,那也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吧!我说的我们父母的历史是大面积的、外在的表面,而这篇文章的故事说的是细致化,深入到生活中去了,说那时人们都吃大锅饭,不能自家自己做饭,粮食统一分配,由于粮食不多,所以人们几乎是都吃不饱的……革命队长、革命儿子和反动父亲就应该是在那个时候的人了,所以为了填饱肚子,人们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偷偷种点能吃的东西,但在那时候,那个行为是不允许的。
  所以孝顺,在那个特殊的时代,革命儿子只能用那特殊的手段来实现,那苦肉计比起革命队长的孝敬来,让队长也觉得自己亏了一筹。
  还好,文中的革命队长,终算还有些人情味,没有把良心都泯灭了!
  文章采用了对比的写法,把革命儿子的行为和孝顺与革命队长的行为和孝顺明显的区别了出来,让读者一目了然。也让读者体会了一番那特殊年代的特殊痛……
  学习优秀文章,品味那个非人年代的故事,似乎对那段神秘的时光又多了几分了解,这里,也祝一铳补全功老师笔丰。


                                                                      2014-10-25


  附原文


                                            孝


                                  一铳补全功


  经过父亲门口,父亲颤颤抖抖地戳着拐杖说:“畜生,别再做缺德事了。”
  队长继续走。不过,父亲这次错了,队长这次不是去批斗麻子,而是去看麻子父子会不会出事。白天,慷慨激昂的批斗会上,麻子的儿子小麻,一位向来胆小的落后分子,也冲到斗争台上,扇了麻子两个嘴巴,几乎把麻子扇下台来。那一刻,队长好激动,蓦然觉得自己的革命觉悟不如小麻了。
  斗争归斗争,现在队长当心的,是反动老子与革命儿子会不会在家里斗争,斗出人命来。
  还好,麻子屋里静悄悄的,昏暗的煤油灯光线从窗户照出来。悄悄从破窗户往里看,队长不由呆了一下:麻子赤裸着,仅穿一条短裤,小麻正用冒着热气的毛巾轻轻地为麻子擦身。麻子背上,是一道道挨打留下的的痕迹。
  两人的谈话轻轻传入队长耳中。
  “我故意打的。”
  “我知道,打多了,不在乎添那几下。”
  “我打太重了。”
  “打得好,不然我们都得饿肚子。”
  擦完身子,麻子端起桌上一碗白米饭让小麻吃,小麻端起另一只碗,里面盛着稀稀的玉米糊糊。
  “你吃,你做事要体力。”
  “你吃,这是你挨打挨来的。”
  队里分大米,这回本来没反动分子的份,小麻革命积极,分了十斤。
  麻子父子推来让去,队长慢慢地眼睛热起来。轻轻离开窗下,队长向父亲家走去,队长口袋中有两块煨红薯,队长觉得自己真不如小麻了。
  为表示革命彻底,上次队长揭发父亲屋后偷种红薯,红薯被没收后,父亲吃了好长时间野菜煮玉米糊了。
  (半卷书海内外闪小说同题赛第二季度金奖)

        (本来这是该先贴在半卷书的闪小说站的,但现在因为半卷书的主页打不开,就先贴这里了。)

顶:46 踩:52
【已经有134人表态】
33票
经典
14票
精品
21票
佳作
15票
16票
还好
17票
一般
18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